医院快报

院长李江中致辞

服务之路无止境
追求优质永不停

原成都市第四人民医院院长,曾任成都市司法精神病鉴定委员会委员...

地址:成都市青羊区文家街道蔡桥社区394号(地铁4号线蔡桥站B2口)
接诊:8:00~20:00

免长途费
028-69755955

院长信箱
admin@cdadyy.net

您现在的位置是:成都安定医院 > 医院快报 > 媒体转载 >

媒体转载

我国精神疾病患者超过一亿 多数是抑郁症患者
时间:2016-10-18 09:11    来源:成都安定医院    浏览:158次

每年的10月10日,是世界精神卫生日。今年是第二十五届是世界精神卫生日。根据我国部分地区精神疾病流行病学调查结果来估算:我国15岁以上人口中,各类精神疾病患者人数总共超过1亿人,其中1600万人是重性精神障碍患者,其余大多数是抑郁症、自闭症等精神障碍或心理行为障碍患者。身心健康是我们每一个人的追求,然后在社会的各种重压之下,这种追求显然已成奢侈品,可望而不可及。

“你有病吗,你有药吗”一两句简单的调侃之语,道出了人们的心声。很多人患上抑郁症都是无形之中的,因为它更多的是一种情绪中的反应,看不见,摸不着,可其带来的危害却是有目共睹。

精神疾病的防治分为三级,一级预防的目的是减少精神疾病的发生;二级预防的目的是降低精神疾病的危害;三级预防的目的是减少精神疾病所致的残疾和社会功能损害。对于精神疾病我们一直有着早发现、早诊断、早治疗,控制疾病,减少危害的处理原则,但精神疾病,尤其是抑郁症还是给人们诸多伤害。

抑郁症患者门诊量每年增加20% 儿童成为心理疾病障碍的头号猎物

现代生活中生活节奏加快,生活压力让人们越来越不堪重负。由于心理承受能力较差,患上焦虑、强迫、抑郁症的人不在少数。生活中的抑郁症患者大多呈现出两个极端,一种是满怀心事,整天闷闷不乐,愁容面面,时而喃喃自语,时而歇斯底里。另一种是整天在人前都乐呵呵的,给人的感觉是乐观开朗,你完全不会认为他就是一个抑郁症患者。但这种人恰恰会是微笑抑郁症的重度患者,他们会躲在你看不见的地方哭泣、难受,只是这些你看不到而已。

我们说每个人都有情绪低落和心情烦闷的时候,暂时,偶尔的,不算是疾病。但这种抑郁情绪久久挥之不去就很是一种疾病了,这点毋庸置疑。成都安定医院主任医师叶春生表示:人们的负面情绪就像是饮酒一样,在于量的多少,量少对你没有影响或者影响很小,而过多就会酒多伤身,酒多醉人。轻度的抑郁症通过自我调节或者心理咨询很快就能消除,重度的抑郁症一般需要治疗几个月才能恢复到病前状态,而且后期复诊和康复护理也是十分重要的。

近几年以来,各类精神疾病患者自杀或者危害事件被不断的报道一下,可见精神疾病在我国呈现书逐年上升的趋势。但在很多非精神病专科医院,对抑郁症或者其他精神疾病的识别率很低,往往是你认为患者躯体检查不出疾病就吃在无理取闹,瞎折腾。临床上很多的精神疾病症状也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导致的后果就是真正精神疾病患者得不到及时有效的治疗,疾病被越拖越严重,其他精神专科医院的医生在接诊处理的时候也会相当棘手。

一老一小精神卫生状况 令人堪忧

在中国的农村地区呈现出一种状况,也是中国才有的名词——留守儿童、留守老人,而让他们是极易产生孤独感和被遗弃感的。孤独感最容易使老人产生抑郁、焦虑不安的情绪体验,若不及时干预,常常会发展成抑郁症、焦虑症等心理疾病。据相关数据显示,中国的老年期精神障碍患病率达1.5%,超出普通人群很多。常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老年人的精神心理健康关系到家庭和谐,社会稳定。中国已进入老龄化社会,留守老人、空巢老人的心理健康问题亟待全社会的关注。

我国精神疾病患者超过一亿 多数是抑郁症患者

除此之外,我国儿童和青少年的精神卫生状况也令人忧心。据叶春生介绍,儿童心理行为问题在儿童精神科门诊中占60%以上,目前约有3000万儿童受到不同程度心理行为障碍的困扰。比如行为异常、性格缺陷、情感障碍、社交不良、性角色偏差等,随着年龄的增长,一些‘障碍’还会发展为比较严重的精神类疾病,这会影响孩子成长,甚至发展为社会问题。

人们为什么容易患上抑郁症等其他精神疾病

22岁的小杨告诉我们他的世界是蓝色的,人都是蓝色的。而自己的最大的愿望就是找一个大家都不知道的地方生活。你很难想象一个活泼开朗的孩子就这样的想远离社会,远离人群了。其实蓝色只是他自己的幻觉而已,而他正被精神疾病苦苦折磨。

叶春生表示,重性精神类疾病患者比如精神分裂症患者的染色体基因片段存在缺陷、畸变、冲突。在童年的潜伏期,会表现出躁狂等症状,到青壮年期发病后更为明显。而相比之下,抑郁症等病症的生物遗传性病因是次要的,主因是应激性心理反应。如果一个人长期被不良情绪侵袭,包括被坏人欺骗、被亲友误解、被同事冷落,以及投资、入学、擢升不顺……一件件糟糕的小事情不断累积,就可能在遇到突发重大事件时,变成“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从难以自控的“情绪”演化为令人崩溃的、导致精神类疾病的诱因。此外生活中的一些小变故,也会引起疾病的扩大化或产生精神疾病。

导致精神疾病产生的原因很多,包括遗传因素,应激心理反映、环境因素等。在短时间内,基因不会发生改变,但是社会环境在改变。在社会压力不断增大的情况下,加之生活节奏加快,而又缺乏有效的心理疏导,多种因素的作用下,很容易导致发病。

在国内,国民心理教育滞后于社会发展,很容易产生焦虑。某些群体富而不安,物质丰厚了,幸福感反而下降,出现失眠、焦虑、抑郁等症状,心里的这根弦越绷越紧,最终断了。疾病也就相继袭来,整个人在心里、精神方面也会极其崩溃。

精神问题应该作为公共卫生问题和社会问题予以重视

精神类疾病对病患个人、家庭和社会的影响不容忽视。

干扰慢性疾病预后,影响身体健康。近年来,躯体疾病共患精神类疾病的患者不断增多。在神经内科就诊者中,抑郁障碍和焦虑障碍的患病率最高,慢性疾病如心绞痛、关节炎、哮喘、糖尿病甚至癌症等,常常共病抑郁症,而抑郁症又可影响慢性疾病的预后。在患这些疾病的老年人群中,抑郁症的发病率更高,抑郁症对健康的影响甚至超过了慢性疾病本身。

抑郁症与“自杀”如影随形。“自杀意念”是抑郁症诊断手册中的主要症状之一。叶春生介绍,数据显示,抑郁症病人中,15%最终会自杀死亡,约70%曾经出现过自杀的想法。另外有国外的数据表明,在所有自杀死亡的人群当中,大概有70%以上的人患有抑郁症。

患精神疾病给家庭带来沉重负担。2014年中国教育学会家庭教育专业委员会等机构发布的《中国自闭症儿童发展状况报告》显示,中国的自闭症患者可能超过1000万,其中0—14岁的患儿可能超过200万。大多数患儿家庭为了治疗倾尽积蓄、负债累累。

“经济负担倒在其次,感情上的折磨无法释怀。”据悉患上精神疾病后患者往往会性格大变,也带给家人很多麻烦。抑郁症等心理精神疾病患者虽然没有伤害他人的暴力行为,但对家人生活的干扰至为深远。比如,孩子们生长在父母或祖父母罹患抑郁症的原生家庭,对其未来的一生都有不利影响。

增加全社会医疗负担。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公布的数据显示,按照国际上衡量健康状况的伤残调整生命指标评价各类疾病的总负担,精神疾患在我国疾病总负担的排名中居首位,已超过了心脑血管、呼吸系统及恶性肿瘤等疾患。各类精神问题约占疾病总负担的1/5,即占全部疾病和外伤所致残疾及劳动力丧失的1/5,预计到2020年,这一比率将升至1/4。

近年来,精神心理问题与社会安全稳定、与公众幸福感受等问题交织叠加等特点日益凸显。焦虑症、抑郁症等常见精神障碍及心理疾病问题逐年增多,心理应激事件肇事肇祸案件时有发生,老年痴呆、儿童孤独症等特定人群疾病干预亟须加强,精神卫生工作仍面临严峻挑战。

“精神疾病不仅仅是个体问题,应将其作为公共卫生问题和社会问题予以重视,全方位关注,全面谋求改善。”叶春生说。